盐城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挖掘机械

中国能制造出圆珠笔芯也不会有人买为什么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3]人次

中国能制造出圆珠笔芯也不会有人买,为什么?

圆珠笔芯的总理之问也有一段时间了,估计解决这个问题还要有好一段时间。有些东西急不来,比如工业技术积累。

我写的这个题目有点大,确切的说谈中国制造这样的大题目必须要有类似日本产经联这样的机构才能做出真正权威的回答。中国的产经联在哪里?发改委吗?我不知道。

因为身历其中,所以我很难用很轻松的笔调来吐槽或者调侃中国制造。我知道第一线技术人员和工人的辛苦、努力。

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不敢轻易下笔。现在网上剧情翻转的例子太多了,很多急着第一时间表态的人往往被很尴尬的打脸,唾面自干虽然是不错的修为,但总是用唾沫星子而不是夏士莲肥皂洗脸总不是那么回事。

吐槽中国造不出圆珠笔芯很容易,但是造出笔芯却真的需要功夫和积累。有时候,吐槽只是无知的轻浮,或者恨其不争的鼓励,再就是不抱希望冷漠。我自己以前也经常吐槽,经常轻浮,近年来减肥失败吨位见长所以很难轻的起来。

老实说我也不是造圆珠笔芯的,我也不懂,我只捡我知道的说。也不一定对。

我做一点比较肤浅的化学类的工作,当然化学化工也是很宽泛,我们每个人所做的工作都是其中很细的一个分支,具体到每个课题的话大概相当于毛细血管那样细的分支。

做化学实验尤其是有机合成的朋友可能都会用到一种叫旋转蒸发仪的设备,我有一台10L的东京理化的旋蒸,用了八年,没坏过一次!如果是国产的同类设备,我不能说一定会坏,但坏的几率会大的多。有几台德国伊尔姆的隔膜泵,也有八九年的时间了,也是没操过一次心。我没有做广告的意思,相信看到我这个帖子的朋友都会有和我一样的使用体会。

一般来说,只要是资金足够大家肯定会选择进口设备来用。当然并不是说国产设备不能用,在有些地方,或者是资金量不太够的时候,国产设备也可以用。比如河南有家做化学实验设备的公司,在要求不太高的情况下也可以用,我也买过一些他们的设备。有时候国外有的产品很先进,过几年往往这家公司也有同类产品出现。中国类似的公司应该有很多,他们其实很努力的在追赶,可能国内别的领域的一些公司都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

但弯道超车毕竟不是一个普遍或者一个必然的现象,工业制造更多的是踏踏实实的积累,一般我们看报道,往往会出现某某行业我们与国外差距二十年,十年等等的概念。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准确,不过我提到的东京理化株式会社成立于1955年,到现在六十年的时间,人家一直很专注的做好这一件事。1955年,一九五零年代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在忙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吧?抱歉,我吐槽的毛病又犯了。等会儿加点相扑火锅补补我的体重,免得轻浮。

索性再多聊一点,在化学及生物分析领域有几家公司的产品声名显赫,岛津,美国热电,安捷伦。如果说旋蒸这样的产品你用国产的也能凑合的话,那么这几家公司的某些产品则是具备不可替代性,也就是说国内相关产品连凑合都不能凑合,更有甚者,国内有的产品直接空白。

简单的说,你只要是从事化学或者生物领域的研究你就不能绕开这几家公司。就这么尿性。如果这么领域的人很小众不好理解的话,那么你只要坐飞机,你基本就波音和空客两家选择,一个意思。

我大学入学的时候,有两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给我们新生做讲演,其中一位老师慷慨激昂的把我们国家的成就做了一番总结,我们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纷纷听得血压飙升,他讲的当然也都是实际的数据和事实,尤其是他本人是国际很知名的无机化学某个领域的专家,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流露让我钦慕了二十年,一直到看岳云鹏的段子才找到一个很合适的字眼来形容,“尿性”。没有不恭敬的意思。

而另一个老师则是很沉痛的给我们展示我们国家巨大差距的另一番事实,那位老师也是很令人尊敬的专家,最后他用很沉重又充满希望的语调希望我们好好学习报效国家,我相信我们很多人是当时都有握拳头的意思。虽然每一个某零后都会说自己是比较悲催的一代,但我们七零后还是可以很肯定的说是转折最大的一代。我们那时候暗暗握紧的拳头,那叫理想。虽然我们这一代的理想不断消磨沉寂,但我们这一代人的理想总会顽固残存。

我插播这么一段的意思是,我们虽然差距很大,但是我们在很多领域真的在努力追赶。我前几天听到一个同事说了一句话觉得很有意思。他说在我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现在这样一个现象,那就是在世界范围内一下子有这么多华人学者的名字出现在许多高等级的学术期刊上。我听完之后忽然觉得好像很对,是这么多年来少有的听到的算是角度很高的话。

这里牵扯到一个我国科技体系的评价问题,那就是被外行嘲讽和行内痛恨的唯SCI是举的制度。这种制度的负面作用是导致为了论文而论文的流弊,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很多科研力量沦为国外的跟班和泥瓦匠的角色。甚至有一位工程院士说中国发的sci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垃圾。

123下一页>